缺水十五天

想一想,當你住的地方十多天沒水好用,不能痛快地洗碗、沖澡、洗頭髮、沖馬桶、洗手、刷地板、洗衣服、煮飯、幫貓洗碗、幫貓沖澡、幫貓洗頭髮、幫貓沖馬桶、幫貓洗手、幫貓刷地板、幫貓洗衣服、幫貓煮飯、幫貓澆花(謎)、幫烏龜洗碗、幫烏龜沖澡、幫烏龜洗頭髮、幫烏龜沖馬桶、幫烏龜洗手、幫烏龜刷地板、幫烏龜洗衣服……(純粹為了湊字數)時,會是怎樣的一個情形。其實不用想像,請你到南桃園來走走住住就可以體會了。

這幾天來已經不知罵了多少次髒話,每次要用水、省水、等水、打水、提水、搬水、倒水時總是會讓我抓狂。我慷慨激昂地向里長詢問及抗議,也好不容易花半小時才撥通的給水廠服務電話,去關心分區供水為何沒供到我家,這些都搞得我很想發篇 Blog 來罵。有時候我會批評政府的政策和作為,通常我都是對事不對人。不過為避免他人在我身上貼上泛綠、泛藍、泛獨、泛舟、泛桶(管它泛什麼)的標籤,我很少說話。這次雖然公開地發表評論和我向來不做政治表態的想法不合,但在經歷如此難忍不適的生活後,總想罵罵什麼來出出氣。

從艾莉颱風離台的八月二十四日起到今天,已經有十五天左右,長達半個月。會停那麼久,是因為石門水庫原水濁度過高,從一開始的濁度三四萬度,飆升到三天後的七萬度甚至十二萬度。本來泥沙應該沉澱而隨之降低的濁度反而升高,起因是上游水源地有大量土石崩落,尤其是二十八日的五峰鄉大雨,又帶下許多沙石。雖然其根本原因仍待調查,但現在至少可以確定的是水土保持出了很大的問題,開墾林地種植水蜜桃的果農和盜伐珍貴林木的山老鼠也許或多或少都要負點責任。高山農墾和森林亂伐所導致的水土問題在台灣已經愈來愈嚴重了,就是出在政府對他們的處理得過且過、多頭馬車,使得現在水資源出了漏洞,其調度方面也問題百出,無所適從,也讓台灣高山在九二一及數個大地震導致土石鬆散後,一個接著一個的因颱風和豪雨而坍方狂洩土石流。

在這種時候,政府應該是要積極地檢討、改進、搶救,而不是流於謾罵和卸責。經濟部長何美玥在水荒一開始的時候仍樂觀評估,毫無警覺之心,甚至縣長朱立倫在六天後的二十九日向要求何美玥停止工業用水,改以民生用水優先時,也搖頭說不。到了停水八天的三十一日,才在政院壓力下緊急邀集各方人馬規劃,以求在五天內完成分區供水的目標。試想,三個月的工程,要求在五天內完工,這無異是另一項「台灣奇蹟」,也導致九月二日自來水公司技術員吳金紐因連續熬夜加班而過勞死。對於他的過世,政府應要負上最大的責任,從過往政府對水土資源的不重視,到現任政府的輕忽。

縣長朱立倫炮轟中央,要求何美玥下台以示負責。理所當然的中央應該要緊急處理此事,應該要負責。父母官著急人民而大聲請求中央幫助是應該的,結果就看到老縣長呂秀蓮放炮,反批朱立倫不該怪罪中央。我倒想問問,呂有資格批什麼?十五天沒有水用的是桃園鄉親,而不是明知桃園缺水嚴重還跑來中壢洗髮浪費水資源的呂。我們要的是什麼?不就是打開水龍頭時,可以看見乾淨的水流出嗎?我們不需要政府官員高空來回交戰的口水。行政院長游錫堃三十一日聽取縣長朱立倫報告後,宣布將桃園列為一級災區,責由經濟部長何美玥和內政部長蘇嘉全負責救災。既然現在已經災區,那麼按照呂的說法,我們都可以準備要移民了。

2001 年八月三日,在桃芝颱風過後,呂向當時的媒體發表「五萬人移民貝里斯,可以選出自己的總統」言論,由於中美洲國家貝里斯人口二十萬,因此南投縣五萬災民過去的力量可是不容小覷的。這使得透過新加坡時報而得知消息的貝里斯外交部門產生反彈,讓台灣和貝里斯之間的邦交生隙。當時呂竟不知道在 2000 年九月她訪問貝里斯之前,他們才剛受到凱斯颶風的威力,也不知道貝里斯早已取消經濟移民的政策,只能限定每年千人的名額移民。今年敏督利颱風所造成的七二水災重創中南部,呂又再度搬出同套橋段,在七月八日提出災民可以移民中南美洲和其他言論,引致原住民群起激憤出草。如果每逢此類事件大家就移民的話,那麼此次事件桃園鄉親恐怕也要歸於移民行列之中了。以桃園鄉親二百萬人來算,移民到貝里斯的話至少可以選出四十個總統呢!或許妥善分配一下,把災民分送到各友邦,不但減少台灣人口,還可以讓各友邦的總統全讓台灣人來當,以後就可以更努力地做金援外交、私相授受了,多方便啊。

身為政府官員,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是會被仔細紀錄下來的。人民可能慢慢淡忘某些人事物,但是歷史會記得,一筆一劃都會清楚地刻下痕跡。把人民當成傻瓜一樣耍,開出來的支票從未兌現,一點一滴都會累積在大家的腦海裡。政府官員說出來的話像屁一樣,即使隨時間流逝而早已飄散風中於無形,人們仍依稀會記得它的臭味,久而不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4 + 1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