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表象的彼端

社會上充斥多少假象?你每天要講多少句謊話,做多少件違心之事,看多少醜陋接連發生。在堅強的、微笑的、或冷默的虛偽面具背後,良知在哭泣,卻沒人聽到,連自己也沒有聽到。

為了苟且生存,為了融入社會,為了人際關係,我們需要欺騙自己、隱藏情感、壓抑思想、逃避事實,以求得喘息的空間。你的真我在那裡?死了?或只是被遺忘了?那個開心時大笑、悲傷時大哭、放縱情感、無拘自由的真我,還活著嗎?真我被欺騙、隱藏、壓抑、逃避。或者,我們都藏的很好,在千面萬眾之前,三五人群之中,只顯現些許情感,你可能認為你清楚知道內心是激盪洶湧。但這代表你的真我還活著嗎?

你在好友面前、在親人面前、在愛人面前,需要假裝嗎?那麼,你在自己面前,需要假裝嗎?在表象的彼端,是充滿謊言的,或者換個說法,我們需要謊言,來維持和平的表象。內心的激盪洶湧,也是假裝、也是謊言嗎?因為你認為在某種情況下你需要擁有這樣的情緒,所以你激盪洶湧了?那麼,真我呢?在那?

哽在喉嚨的話,說不出來,是因為不想說、不可說、還是不能說?我們會想出各種謊言,「他以後一定會變好」、「他下次不會再對我動粗了」、「時間久了就會淡忘」、「他應該了解我心裡想法的」,來欺騙自己,悲傷痛苦,卻說著自我安慰。謊言。心中的想法,「太爽了他終於有報應了」、「踩著他的頭往上爬了」、「賣了他還讓他幫我算錢」,隱藏著內心的喜悅,卻說著嘆息扼腕。謊言。這一切都是謊言,都是假裝。

反過來說,其實我們不敢面對真我,因此我們利用謊言構築一個保護網,防止自己被他人傷害,也防止自己被自己傷害。太多的事我們不敢觸碰,不敢直視,不敢傾聽。太多的事我們不願表態,不願流傳,不願聲張。所以謊言存在,表象存在,我們需要它做為我們與社會溝通的工具,做為我們向人們交談的工具,做為我們和自己互動的工具。謊言是我們的氣質與思想,表象是我們的衣服與言行。

至於真我在那,還活著嗎,沒人確定。目前我們所擁有的,只剩謊言,在表象的彼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ve × two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