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 我不寫詩

他生吞文字,眼角倘血
作嘔的脹飽腦胃嚥著
字句,使用腦漿支解並
吐出一口氣,微顫頭
多擠出些腦
「這就是詩人」他說

於是琢磨,拙摹
新筆拖曳枯手搖晃爬行
扭曲地踩著扭曲
字跡,完全無誤地殘缺
泛黃紙頁,偶爾間雜幾滴血
「詩同時也殘缺著詩人」他說

仍在塗抹,反覆
紙流泛黃的血,燭光
無聲。筆在喘息,匍匐
思緒嘔著往無盡
下滑不停,向深淵
「所以我不寫詩」他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3 + 4 =

Scroll to Top